一心三藏 开悟的楞严,成佛的法华。

性相一如,体用不二

        关于法性和法相,佛陀宣的非常清楚。在灵山会上佛陀开示的时候没有动用语言,大迦叶一笑,法就显现了。佛陀当时是拿着一个花骨朵拈了一下,大迦叶笑了之后,佛陀才动用语言,说:吾有正法眼藏——我有个正法眼的宝藏,涅槃妙心——微妙难见不生不灭的心,付嘱摩诃迦叶——已经传给了大迦叶,教外别传——在经教之外单传的心法,也称之为心印。


        关于法相,佛陀开示了一个偈颂:“法本法无法,无法法亦法,今付无法时,法法何曾法。”这就是说佛法根本是无法,无法的法就是法。因为从众生的妄见上,认为一切的显现都是真实的有,佛陀宣说显现的相不是真实的有,色即是空,它是本空的。当然,本空不是不显现,佛陀所宣说的法是无法的法,一切显现的相不是相,就像水中的影子,显现也是水。也就是说,显现的一切相都是空性的,是空的幻化,实际还是空。哪有什么是法、什么不是法呢?大迦叶也开示了一个偈颂:“法法本无法,无法无非法,何于一法中,有法有不法。”法是本来法,不能说啥是法啥不是法。若说佛陀显现的相就是不生不灭的佛,佛自身都不承认。在《金刚经》中,佛陀是有明确开示:若以色见、以音声求,是人行邪道,不能见如来。既然是本来法,就没有来去生灭,就不是相的事,所以得见相不是相,有的时候称之为见性,叫见如来。所以,大迦叶就开示:法法本来法,无法无非法。一切色就是空,相的性就是空性,一切法就是一体空,没有生灭,不增加也不减少。性相一如是不二性,显现上千差万别,佛陀开示都是空。空也不离开当下的色,就像水中的影子,显现影子实际就是水。影子和水是一,是不二法。认为千差万别的“相”是真实的“有”是众生的妄想,佛不住妄想,所以就不能说哪个是法,哪个不是法。


        怎么见到这个性呢?法性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有时就用“心”做表达。相不是相,一切相都不是相,那就是一个心,一切法是平等的。这个“心”不是世俗人认为的意识和想法,意识也是千差万别的一种幻相。不同的人想法都不同,同样面对人事物各有各的想法,因为相是幻。所以有的时候打比喻:相是水中的影子、镜中的相、空中的花。这个是从显现上说的,包括我们的意念。把一切“相”当成真实的“有”是颠倒,因为一切是一体的空性。那么,佛陀宣法是因着众生的机来宣,就是从当下我们众生能理解的这个意义上来宣,就在虚幻的假相上开显真实。所以才有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的说法,在佛那里没有这个,不需要说。


        诸法空相,一体空性,这个是唯一佛乘,无有余乘。见一切相不是相,见一切相当体是空。如果把“相”当成真实的“有”妄想、执着就叫凡夫,如果在当下的境上,面对任何人事物的时候,觉知,不打分别念的纠葛,显现就是佛的用。这不能客气,大乘的究竟了义法,客气就不成就。一切境显现的时候,当处出生、当处即灭,本不住,包括语言。佛为什么说佛不说法?我们看到了佛宣说了那么多的经,为什么说佛不说法,佛不度众生?那个“空”,佛应世、显现了,也不增加一点儿;佛的相不显现了,不生不灭的本性也不减少一点。如果信得急,面对一切境的时候,别添加自己的想法、别打分别念、别纠结,也就是说不住,这个心和佛那个心就是不二的,是一体的了。所以,佛说一切法平等。你注意观察,从我们人这个位置上,对当下的人事物是打纠结的,如顺意的就高兴了,不顺意就生气了,要不就想占为己有,要不就排斥和憎恶,这就称之为凡夫。在佛的心上没有这个。关键的关键就在于你起不起动分别念。


        什么是法相呢?佛陀在《无量义经》,在大乘究竟了义经里面全都开清楚了,因为佛没有宣二法。一切诸法自本来今性相空寂。人分别的“相”和这个事物的“性”,佛说是空,没有来去、没增减、没生灭。非得找法相,名之为法相,无相相,相无相,就不能说相不相了。因为佛没宣二法,如果宣大乘了义法就是要开显这一真实。为什么佛陀说要依了义不依不了义?一添加分别念就在不了义里,所以要依法不依人。因为人的相是幻相,非得说“相”,一切的显现和不生不灭的性是一个。但是,不生不灭的“性”不依着某个相显现或不显现而不存在。也就是说,佛陀应世,法没增加一点,佛陀圆寂,法没减少一点。所以佛陀在《华严经》里面开示:“诸佛不出世,亦无有涅槃。”因为佛证到了不生不灭的性,法尔如是。所以,佛陀在《华严经》里面有开示:众生界无尽,法界无尽,诸佛出现界无尽,一切无尽。从究竟了义上说法相,那就没有一法不是法相。因为相不是相,所以名之为法相。


        受持佛的法,绝对相信佛所开示的一佛乘,一切的显现本如来藏妙真如性。所以,佛陀在《楞严经》里面对着阿难有一个开示,实际就是给我们开示的,也是给一切佛子开示的,说:“阿难,你见到这个世界,见到山河大地,见到我,佛陀自指,见到你自己,见到十类众生全是见眚。”看见的是虚空花,没见真实。黑眼仁长个白点向空中看,就看见花了,把花当真实了,佛说你见的都是虚空花。接着佛陀就宣说了,一切本如来妙真如性。平等的,本没有来去生灭,妄想、着相、住,背觉合尘了。所以,佛陀在《金刚经》里面也有开示,你们的心佛都知道,用的全是妄心。因为众生用的是意,不在性上,也没离开性,就不知道性。住相、分别、执着、烦恼、痛苦,在生死轮回里转。一切诸法无生无灭,相不是相,不就是无相吗?无相就是无为法。


        不生不灭的本性不用修,它如果用修,不就缺失了吗?那不就有生灭了吗?既然不用修,但为什么还提“修”呢?我们说的“修”,修的不是本性,修的是妄想、颠倒、执着的那个分别念,就是把一切相当真实有的那个分别念。为什么有无生法忍之说?如果这个行者、这个佛子决定相信佛说的,相信一切法空,不碍显现,不可以执着相了。执着相就有生灭,如果不执着,明白不生不灭的性,空性,一切法是一性,那就是无生。因为本性就是无生的,无生就无灭,所以称之为法本无生,今即不灭。那个今,两千五百年前说今即不灭,两千五百年后,还叫今即不灭,在任何的当下都叫今即不灭。因为平等,本就不来去生灭,本就是空性,不生不灭即如如佛。所以这个见不能错。

留言列表
发表评论
来宾的头像